<
亚新小说 - 新版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290章 维持两年
    屋内烛火闪烁。

    桌上菜肴已稀,酒盏杯盘偶尔还会碰上一下。

    端坐在两边的人,谁也没说话,一杯一杯的碰,一杯一杯的喝。

    好像就是为醉而醉。

    喝红了脸,朦胧的眼,指尖颤抖,掩盖了内心的狂澜。

    终于,一人支撑不住,拿起的酒杯还没送到嘴边,人就倒了下去。

    另一个还擎着酒盏,长久地凝望对方。

    看的太久太久,把眼睛都看酸涩了,便有一些热意要从里面涌出来。

    秦隐抬头,一口干了杯里的酒。

    将军,我们到底也未能同醉,终要留一个人清醒,听着外面的声音。

    我此去,既是掌不了华月的皇权,也要拿到他们的兵权,如若有一日,大宛势变,但愿还能有助你的一天。

    杯子重重顿在桌子上,秦隐起身。

    外面,桑烁早就准备好了行李。

    东方晞亦站在院子里,没有走近说要送他,在他出来后,也没有立即进去看杨涣。

    秦隐本欲这么样走了,最后还是心里一软,向他走去。

    他从来没像此刻这样,恭敬地朝东方晞拱手行礼,郑重地说:“国师大人,三小姐……就交于您了。”

    东方晞也没有像过去一样防他,带着诚恳与尊重道:“秦军师放心。”

    他没叫秦隐“大皇子”,而是延用了过去杨涣的叫法。

    一个“军师”,差点把秦隐的泪都叫出来。

    他快速转身,大步朝药铺外面走去,再没回头。

    杨涣大醉,睡到日升三竿才起来。

    在床上翻了个身后,头还有些昏昏沉沉。

    她连眼都没睁,叫着绿珠说:“几时了,还从来没醉成这样过,也不知道秦隐怎样了。”

    旁边一个低沉的男音说:“他已经出了宝泽城,走的快的话,现在应该出了烟州。”

    杨涣安静一瞬,然后人一下子跳了起来。

    因为头晕,又重新跌了回去,被东方晞抱了个满怀。

    把她按回床了,理了理脸上的乱发道:“我让绿珠给你煮了醒酒汤,今日别起来,就好好躺着歇息吧。”

    杨涣按着自己的鬓角问:“他是什么时候走了?”

    “天未亮时,那个时候出去方便。”

    杨涣便微微叹了口气:“他这是早就想好要走了,还骗我饮酒,不地道。”

    东方晞看着她,没有应这话。

    又过数日,夏天都要尽了,眼看着秋天也要来了,东方晞仍然没有要回建安的意思。

    杨涣在此住的忒烦。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能出去,每天都在药铺子里,抬眼看的是四角的天,听都是宝泽城里的破事。

    多次讯问东方晞,他都说等蓝老头回来。

    杨涣问:“他去哪里了?”

    东方晞便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你是不是还没对七星煞血阵死心?”

    东方晞:“我不会死心的,一定有办法把你治好。”

    杨涣的嘴都要撇成弓形了:“天玄子都死了,关于这个阵法跟他一样也毁了,你不死心又怎样?”

    “他死是他的事,但咱们先前的努力也没有白费,至少你现在不是没事,而且还在一天天的好转。”

    “好转是好转,可蓝老头不是说毒咒也没解掉吗?我这看着活蹦乱跳,说不定哪天就陪阎王老头下棋去了,还是早些回建安,把该做的事做一做,省得抱一肚子遗憾。”

    她磨破了嘴皮子,说了一遍又一遍,东方晞就是不走。

    入秋第一缕冷风吹下来时,失踪了几个月的蓝老头,总算回来了。

    他回来时相当狼狈,身上还穿着走时的衣服,上面又肮又破,头发和脸上也全是灰尘和杂乱的泥,只剩一双大眼睛,跟过去一样,睁的太厉害时,连上眼皮都看不到。

    他一进院子,就叫着东方晞说:“小子,快出来,我找到了。”

    东方晞和杨涣一同从屋里出来,就见他已经把背上的包袱取下,从里面倒出来一堆草药。

    杨涣捏着药看了看:“这是什么?”

    “这是我寻遍名山大川,给你们找的救命药,怎么样,还可以吧?”

    东方晞没急着回,而是很认真地把药捡出来,一样样的看。

    全部看完了,才道:“嗯,不错。”

    蓝老头把手一伸:“那你付银子吧。”

    杨涣:“……”

    原来他们之间没有朋友义气呀!出口就是银子,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东方晞回了趟屋,从里面搬出一只箱子,杨涣认出那是他们,在天玄子的地宫里,特意收起的珠宝箱。

    他当着她的面打开,对蓝老头说:“这些,你看够吗?”

    杨涣:“……”

    东方晞,你个骗子,当时说的清风高洁,没想到竟然私自把东西弄出来,还藏到自己的房间里,害的她可惜了好久。

    真是不能做朋友了,这群人都不能。

    草药一拿回来,东方晞和蓝老头便一同忙了起来。

    这下杨涣更无聊了,只能每天跟绿珠说话。

    莫寒早就离开此处,悄悄回了建安,帮东方晞铺回去的路了。

    练药用了小半月,一粒粒的小药丸终于被装到一个盒子,被东方晞小心收起来时,外面的树叶都开始发黄,风也变的更凌厉一些。

    蓝老头说:“这些药丸,维持两年是没问题的。”

    东方晞“嗯”了一声。

    蓝老头便瞪他一眼:“你嗯什么,这两年里你得抓紧时间想办法,不然小丫头的命一样保不住,你的也……”

    他顿了一下,声音低了一点:“要不然就去找找鬼吟诗,这些乱七八糟的玄阵,他最熟悉,或许会有解决的办法。”

    东方晞已经把药收好,点头道:“我知,你不必多说。”

    蓝老头立马火了:“臭小子,这会儿药练成了,觉得我没用,连话都不听……”

    东方晞拉着杨涣就走:“我银子不是也给你了吗?想把我们留下来陪你玩,没门。”

    他把杨涣拖进屋:“收拾东西,我们明日一早就上路。”

    杨涣:“……他又没说要我们陪他玩,这药怎么说也是人家练出来的,总要感谢一下吧?”

    东方晞头都没回:“给他的一箱珠宝,不是感谢!?”

    杨涣:“……”

    她现在有点想跟蓝老头结盟,把这家伙抓起来,好好揍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