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宫女见沐棉说真的,惊恐的神色立即转为狂喜,顿时感也是挺令人费解啊。

    两人正一脸古怪的看着独自沉浸在欢乐里的郁瑾,忽然听到身后响起郁理的声音。

    “十三弟,十三弟……”

    那欢快的嗓音,挥舞着的手臂,活脱脱一个二逼青年。

    郁瑾被唤回神,看着朝自己光奋跑来的郁理眼中闪过浓浓的嫌弃。

    “十三弟,找我有事?”郁理跑到郁瑾面前,笑道。

    沐棉从他春光灿烂的笑容里感觉到了一股求宠幸的风骚感,不由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尼玛!

    她之前见过的温润尔雅的九殿下难道是假的么?

    “浈浈,你说……”沐棉下意识的想要跟顾少浈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一扭头就发现她低着头,连耳朵根都红了的害羞模样。

    也不用问了,看浈浈这副含春的小女人模样,想来九皇子一出现便七魂丢了三魄,压根没心思去注意郁理什么样。

    郁理朝沐棉友好的咧嘴一笑,紧接着清俊的目光便落在了顾少浈的身上,狭长的眸蓦地一亮,其中闪烁着星星点点。

    郁瑾指着顾少浈直接了当的说:“你媳妇你自己管,别赖着我们。”

    顾少浈闻言,娇俏的脸蛋瞬间红的滴血,咬唇辩解:“十三殿下,我……我不是他媳妇……”

    郁理也是被郁瑾直白的打趣羞红了脸,不过没有像顾少浈一样急着辩解,而是左右看了看,谨慎的道:“十三弟,这话咱们私底下说说就好,被人听见了对浈浈不好,毕竟我们还只是未婚夫妻。”

    撇开顾少浈的家世不说,她性情率直单纯,虽然有些小脾气,但却一点都不会无理取闹,所以那一点点的小骄纵脾气也不失为可爱了,郁理几次相处下来,对顾少浈还是很喜欢的。

    “呵呵……”郁瑾阴森森的对郁理冷笑一声:“哪那么多废话,花花,我们走啦。”

    沐棉犹豫了一下,便跟着郁瑾走了。

    虽然也想跟顾少浈呆在一块,但在宫里,郁十三才是大膀子,为了小命,还是得抱紧了才是。

    “殿下,咱们去哪?”沐棉见郁瑾只顾蒙头往前走,于是不解的问。

    周围那么多风景她还没细细看呢,别走那么快呀。

    郁瑾人高腿长,即便不是刻意加快步子,他迈出去的一步,也相当于沐棉的两步,走着走着,两人的距离就拉开来了,偶尔沐棉为了不落后,还要小跑几步。

    “腿怎么这么短?”嘴里虽然说着嫌弃的话,但郁瑾却体贴的放慢了脚步,慢慢配合着沐棉的速度与她并肩而行。

    沐棉狠狠的翻了个白眼,腿短她愿意么?

    “我才十六岁,还会再长的。”她龇了龇牙,为自己辩解道。

    郁瑾笑昵着将她上下打量了个遍,嘴上不饶人的道:“长的矮不是你的错,做人要现实,自欺欺人是不对的。”

    卧操!这丫的简直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能不能以下犯上一回?

    沐棉气得鼻子都歪了,恨不得拿鞋拔子把郁瑾抽到泥地里拔也拔不出来。

    她狠狠的抽着嘴角,决定这一路上还是把嘴巴给闭上得了,免得被气死。

    走着走着,沐棉的脚上突然一沉。

    她低头望去,就见一只浑身雪白的猫正趴在她的脚背上,那胖嘟嘟的圆润身子肉感十足,圆圆的小脑袋上,一双琥珀色眸子正滴溜溜的看向自己,灵气十足。沐棉的心顿时被这小家伙萌化了,她蹲下身去,那只猫居然一点也不怕生的拿两只前爪抱住了沐棉的膝盖。

    “这猫太可爱了。”

    沐棉看着小家伙那一脸求抱抱的神,笑的眉眼弯弯,顺势就将它给抱在了怀里,纤长的手指在它的背上轻轻的抚过,顺毛。

    白猫似乎被人顺毛顺的异常舒服,在沐棉的手掌心下露出一副慵懒的姿态:“喵……”

    一声猫叫,抑扬顿挫。

    白猫有点像是英国短耳猫的品种,但毛发却要比英短稍微长一些,而且纯白的没有一丝其他颜色。

    郁瑾弹了弹猫的耳朵,立即惹然小家伙龇牙咧嘴的咆哮,哪管你皇子还是公主,一逼不喜欢你,别靠近我的大爷模样。

    “嘿,小畜牲胆够肥啊,信不信爷把你剁了当花肥。”

    郁瑾黑着脸,两指狠狠的拉着白猫的耳朵,那较劲的模样,简直跟个三岁孩子似的。

    沐棉抱着猫侧了个身,躲过他的魔爪:“你欺负猫有意思么。”

    “有意思,把它给我。”郁瑾磨牙霍霍的说。

    沐棉眼皮儿一抽,往前跑了几步跟他隔开距离。

    把猫给他?

    这丫的丧心病狂起来别真给剁了养花去了。

    “我说雪儿跑哪去了呢,原来被沐三小姐捡到了。”

    沐棉的正对面,孟侧妃由婢女扶着,缓缓走来,她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盛妆打扮也无法给她平庸的脸蛋增添紫色,不过身为太子侧妃,举止却很是端庄得体,仪态万千。

    “孟侧妃吉祥。”

    沐棉在见到孟侧妃的时候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本能的朝郁瑾靠了靠,而后很快收敛思绪,恭敬的行礼。

    “免礼。”孟侧妃笑着朝她虚抬了手,而后向郁瑾福了福身:“十三殿下。”

    “原来这是侧妃的猫。”沐棉浅浅笑道,伸手便将白猫递给孟侧妃。

    小家伙再可爱也是有主的,她可不敢夺人所爱,何况还是太子侧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