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俞师姐脸色青白着:“台长,我承认我有错。但是,我不能让这个人把我的节目毁了。”

    “她怎么会把你的节目毁了?她是考进北广播音专业的学生。没有一点实力,老师可能将她招进来吗?”杨栝说,“你不要把你的情绪带到电台的工作上,更不要把个人的喜恶带到工作上。”

    孟晨熙进了门,悄声关上门,站在旁边看着想:他这人,真是够冷酷无情的,说的话全是就事论事呢。

    可是很显然,俞师姐始终不会接受这个安排,强硬地顶着:“我不会把我个人喜恶带到我的工作上。而是,她会毁了我的节目,我不会让她上的!”

    李露露暗地里切了声。俞师姐这哪里是怕她毁了节目,是怕她抢了电台里自己的位置吧。毕竟这个节目是俞师姐打造了将近一年的一个节目。

    “行,你不让她上,你的节目只能停播了。我们会让其他节目上。李露露,你去做准备吧。”杨栝道。

    李露露得意地扬起眉头。看俞师姐这样争执下去,到最后不是更惨,直接连节目都被替掉了。

    “等等,台长,我是打了电话叫潘师姐过来,她过来替我。她很快的。”俞师姐拦着他说。

    “现在都几点了。”杨栝对着她指着手腕上的表,“你和我吵的时候,已经去掉了多少时间,你说的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你认为她出现的机率还会有吗?”

    “她可能路上刚好堵车,她今天出校外——”

    “你都这么说了,你让我和所有听众等一个堵车的人!”杨栝低吼道。

    俞师姐额头上满是汗珠子,再一转头,忽然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孟晨熙立马站了起来,说:“让她替我!”

    李露露和张凯吃惊的目光落到了孟晨熙脸上,想她这几个周末都不见人影,理应不会出现的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俞师姐径直走了过去,拉住孟晨熙的胳膊走到了杨栝面前:“她,替我!”

    “你确定?她和李露露一样是新生,你不怕她毁了你的节目?”杨栝冷静地看着她问。

    俞师姐道:“她的实力我知道,没有问题!”

    李露露听见俞师姐这句话的时候差点气炸了,走上前去质问:“你怎么知道她没有问题?”

    “因为她第一次播音,我也听见了她的声音,远比你这个带口音的不知道好多少倍。”俞师姐转头和李露露面对面怒怼着。

    孟晨熙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之间是什么矛盾导致如此针锋相对,但是,如同陈师兄说的是个机会,不抓住是白痴。于是她对杨栝说:“师兄,师姐相信我,我自己也想试试。”

    “好。但是你记住,如果节目出了错误,她和你都要背负上责任。”杨栝道。

    “这是没法预料到的紧急情况。犹如师兄第一次让我试的时候一样,是个播音员就该迎难而上。”孟晨熙铿锵有力的声音说。

    全场被她的气势有些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