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晨熙不受控制地惊叫一声,退后两步。

    “怎么了?”

    这个声音不是发自屋里坐着的赵晴和傅玉,她们两个和老人家其实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刚踏进屋门口的赵阳和林尚贤。这两个男生去完一户人家以后到底是担心几个女孩子于是折回来看情况了。

    没想刚进门,听见了有人尖叫。

    为此,屋里坐着的赵晴和傅玉以及老人都站了起来,然而动作俨然都没有两个男生迅速。

    冲到了厨房那边,林尚贤伸手把退后的孟晨熙握住:“被咬了吗?”

    赵阳快速地厨房门关上挡上那条狗。

    孟晨熙站在原地惊魂未定,脑子里在回放着那条狗扑向她的凶恶嘴脸。这令她浑身恶寒,冒出一身的冷汗。

    赵阳同样紧张地看着她的脸:“她怎么不说话了?”

    “可能是被吓的。”林尚贤冷静的声线在空气中飘荡着。

    再次听见他的声音,孟晨熙仿佛才回过神来,回头冲着他的脸看了看,瞳孔里其实没有完全照出他的人影。

    只见他那张看似戴着白色面具的脸突然晃过一抹慌乱。

    赵阳看到了,孟晨熙一只手臂上被狗爪子刮过去的一条清晰的伤口。

    “哎呀。”老太太走过来,“我忘了提醒你们,我老了经常忘事儿。但是我家里这条狗不咬人,它只是怕生,我儿子留下来帮我守着家门口的。”

    听到老人家这么说,几个大学生只能是道:没事。

    不过这里头又是傅玉一个人与众不同骂了起来:“这狗不咬人的吗?你确定不咬人的吗?不咬人它刚才想对我同学干什么?”

    老太太面对傅玉一连串的追责,哆哆嗦嗦起来:“这是——对不起了——”

    赵晴拉拉傅玉:算了算了,一个老人家为难来做什么。

    傅玉却不依不挠的:“我这是为老人家着想。这事需要报居委会去,让人家把狗弄走,确定狗有没有病,不是吗?要是这狗是什么病,不小心咬到老人了怎么办,看看那狗刚才那个疯劲儿——”

    “你不要说了!”赵阳突然大喊冲傅玉一吼。

    傅玉一愣:“你干嘛骂我?我说的是实话!”

    正由于傅玉说的是实话,读医的几个医学生已经被吓死了好不好。

    林尚贤急急忙忙把孟晨熙拽到了门外,打开背来的药箱第一时间给她的伤口消毒,一边说道:“要马上去医院打狂犬疫苗。”

    “尚贤哥,我觉得——”孟晨熙想说自己一切还好,除了被吓那会儿。

    没想他骤然和赵阳一样变得大声说:“你听话!”

    孟晨熙嗖的收住了声音,感觉到他很生气,快变成她不认识的他了。

    “走走走。”赵阳同样挥着手,想起什么突然回头又看看傅玉,“你从现在开始最好闭嘴!”

    傅玉觉得自己快被冤枉死了,她是倒霉了吗,惹得这人三番两次针对她。最惨的是,这人还将成为她在大学里的师兄。

    莫非自己崇拜的大学校园前景将一片灰暗,傅玉心底里悲催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