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新小说 - 新版快眼看书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 556.此情可待成追忆(6)
    甄善:“……”

    众人:“……”

    真毒啊!

    谁不知面前这两位都是差不多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他还在这恭祝对方百年好合,还长寿无疆。

    呵呵!

    清霜公子依旧波澜不惊,点点头,仿佛欣然接受他的祝福,听不出他是在讽刺。

    司仪得到他的示意,连忙抽搐着嘴角将最后一句“送入洞房”报了。

    颜煦薄唇微勾,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那双浅淡眸子落下一双新人的背影上,眼底情绪不明。

    甄善自是察觉得到那道冰冷的视线,但心情麻木。

    以后的日子,看来还有得热闹呢。

    新房

    盖头掀开,甄善抬眸,触及她的新婚丈夫。

    清霜公子,人如其名,神色清冷,墨眸似凝着永不融化的霜雪,即使一身红色喜服,依旧似拒人千里之外。

    他容颜如玉,薄唇浅浅,透着一丝病色,身姿清瘦却挺拔,倒是个芝兰玉树、如诗如画的男子。

    甄善看他的同时,颜楚也在看自己的新娘。

    因新婚,于理不合,她没带面纱,姿容皎若秋月,般般入画,凤眸似春风般柔和,也有料峭寒意,胭脂清润,化去病容,美得似九天仙子。

    颜楚怔了一瞬,眸中不觉划过一丝惊艳。

    世人对他的这个新婚妻子传言颇多,但几乎没什么好话。

    病痨鬼,丑八怪,粗鄙枯槁见不得人。

    可若眼前的她都见不得人,时间还有哪个女子能见人?

    “咳咳,庄主,给喝合卺酒了。”

    颜楚眸光从甄善的脸上移开,淡淡颔首。

    完成婚房的一系列礼节,他轻声让甄善休息,让下人好好伺候,便出去接待客人了。

    “美儿,粉儿,你们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

    “是,夫人。”

    没了其他人,甄嬅和粉儿帮甄善除了身上沉沉的凤冠和嫁衣,扶着她靠在软枕上休息。

    “姐姐,你饿不饿,要不要喝点粥?”

    甄善轻颔首。

    吃完东西,甄嬅坐在脚踏上,几次欲言又止。

    “怎么了?累了?”甄善抬手,摸摸她的头发。

    甄嬅抿唇,杏眸不掩的怒火,“姐,刚刚在喜堂的事情,我听说了。”

    颜煦,还什么莲焰公子,就不是个东西。

    她就知道姐姐嫁过来,就是来受苦的。

    说到那坑爹的任务目标,甄善唇际的笑意微僵,瞬间又淡淡一笑。

    “落霞山庄兄弟不和,武林谁人不知。”

    “可也没有在自己兄长婚礼上闹事的。”

    甄善眸色微动,“他闹他的,我不过女眷,想来堂堂莲焰公子,还不至于将气撒到我身上。”

    “哼,谁知他是不是个衣冠禽兽,还有,”甄嬅想到自己新鲜出炉的那位姐夫,翻了个白眼,“弟弟人品堪忧,哥哥面瘫着脸,成个婚都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这是对她姐姐有多不满,姐姐都没不满意他呢。

    甄善忍不住噗哧一笑,轻咳几声,“落霞庄主向来清冷如霜。”

    甄嬅嫌弃地撇了一下嘴,但心中是打定主意,先不走了。

    她必须留在这,保护姐姐,免得她被欺负了。

    甄善自小看着她长大,怎么会不知道她想什么,默了默,还是没现在就让她离开。

    不让这小妮子知道自己在这过得可以,就算现在让她走,她也有办法给猫回来。

    与其到时也不知道闹出什么,还不如先随着她的心意吧。

    甄善揉了揉眉心,只觉疲乏得紧。

    “姐姐,折腾一整天,你先休息吧。”

    “嗯,好。”

    ……

    房间里有陌生的气息,甄善猛地睁眼开,头一阵一阵眩晕。

    这具身体真是……

    “可是吵到你了?”

    低低清冷的声音划过耳边,甄善转眸,见不远处颜楚脱了外袍,正在净脸。

    她撑着坐了起来,轻轻道:“抱歉,身子有些不适,就先休息了。”

    新婚夜没等自己的丈夫,自己就先睡得天昏地暗的,于礼不合,在这时代,是没规矩的了。

    颜楚放下毛巾,俊美苍白的脸上依旧没有波动,“无碍。”

    随后,两人各自沉默了,房间气氛霎时安静得厉害。

    颜楚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呷一口。

    随即,他缓缓道:“落霞山庄也没什么太多的规矩,你无需拘束。”

    甄善微怔,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平时,除了阿煦的院子,其他地方你都可以去走走。”

    “好。”

    “有什么需要找我,或是找刘管家皆可。”

    “嗯。”

    “我时常在后山竹榭修养,平日你可以去,只是那里简陋。”

    “好。”

    “落霞山庄没有长辈,明日你无需早起奉茶。”

    “嗯。”

    “可还有其他想知道?”

    “并无。”

    颜楚看向她,微默,“今晚,我睡软塌就行,你休息吧。”

    甄善眸色依旧平静,没有黯淡,也没有意外,点点头,“好。”

    看着她安安静静,平静接受所有的样子,颜楚墨眸微动,但也没再说什么,只轻轻颔首,便熄了灯,在软塌躺下。

    甄善也重新躺回床上,缓缓闭上眼。

    翌日,她醒来时,颜楚已经离开了。

    甄善也没有什么失落,盖头掀起那刻,颜楚眸中有一瞬惊艳,但也仅是对美好皮相的欣赏,其他什么都没有,半丝男子对女子的感情都无。

    要么,她这位新婚丈夫真如外表,是个世外谪仙,要么,就是已心有所属。

    昨晚留在这,可能是对自己的一分尊重,也可能是不想落人口实。

    甄善也大约能猜到对方为什么娶自己,一来维持两家的联姻,二来甄家不重视她,她翻不出什么浪花,容易控制些。

    颜楚对她无意,娘娘心中也算是松了口气,不然昨晚可就头疼了。

    第一眼,甄善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原本预备的迷幻药,她是有自信就算颜楚医术再高,也察觉不出,可难保今日他不会怀疑。

    若是真发生点什么,她转身还得去攻略他弟弟,那真是……

    娘娘还真要彻底跟“节操”二字说再见了。

    如今,倒也好。

    至少,她这个大嫂,是有名无实的。

    她还能勉强保住自己的三观。

    不过,想到昨日那嘴欠的“小叔子”,甄善唇角微抽,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百年好合?长寿无疆?

    行,她记着了。

    ------题外话------

    今天依旧请假,十分抱歉,明日我会恢复更新,不过这个月更新可能都不是很稳定,我小侄子出院了,过几日我弟妹二胎临盆期到了,兔子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