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新小说 - 新版快眼看书 > 玄幻小说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八百四十八章 那是恶念感应
    魔族本来是人类和绝大多数生灵的敌人,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

    对于兽禽两族首领来说,并没有对魔族产生更多的感情,加上没见过魔族,基本不再关注这些事。

    可老祖所说的,以及记忆中的点点滴滴,让大家明白魔族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如果说魔族依然被封印在魔界山,那么兽禽两族的报仇,或许只能停留在心中,无法付诸于行动。

    既然有魔族成员离开了魔界山,那么兽禽两族的机会就变得触手可及。

    南山四兽在震撼之余,也有一些兴奋,能够突破封印潜入西元大陆的魔族成员,数量一定不会太多。

    否则,西元大陆怎么会连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呢。

    更重要的是,魔界山封印附近有专人看守,除了极微小的破绽难以发现,不可能存在大规模的魔族成员逃逸事件。

    想到这里,之前还忧心忡忡的南山四兽,脸色也变得放送起来。

    即使魔族成员的实力再强大,也架不住兽禽两族数量众多,特别是对方潜入西元大陆的只是极少数而已。

    “不可掉以轻心,随便出来一位魔族成员,都有可能一招之内将你们中的任何一位斩杀……”

    亡灵王的警告声适时的响起,还没和敌人交手,就产生了轻敌心理,这是极其危险的。

    可以藐视对手,但不能忽略对方的存在,亡灵王不希望后辈们再重复自己当年的悲剧。

    “老祖提醒的对。”罴首领赶紧上前施礼,态度很虔诚。

    连敌人在哪儿,是谁都不知道,一帮子就在这儿胡思乱想,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我会继续查探魔族成员的消息,若有结果也会告知你们,在此期间你们既有保护主人安全的义务,也必须听从主人的调动指挥。”

    亡灵王认了逸尘为主,就该担负起保护的责任。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而言,亡灵王应该没有时间和逸尘在一起,毕竟魔族的消息更加重要。

    撇开兽禽两族的仇恨,对于西元大陆的生灵来说,魔族再次现身也不是一件容易处理的事情。

    这一点,无论是亡灵王还是逸尘,心里都十分清楚。

    “这……”以南山四兽为首的部分兽族首领,神色有些复杂。

    到目前为止,他们对逸尘了解的不多,即便是老祖的主人,也很难被他们接受。

    若是需要帮逸尘做点什么小事,在场的所有人或许都能看在老祖的面子上应承下来。

    仅仅是短时间的保护安全,倒也算不得多难,问题是听从逸尘的调动指挥,这就……

    南山四兽算是南山地区兽族的最强者,也未能成为整个兽族的首领,众多实力不如他们的种族,宁愿独自面对强敌,也不肯归入南山四兽的属下。

    逸尘不过是一位人类的五级战皇,连南山四兽身边的随从都不如,老祖这个要求似乎有点强人所难。

    “谨遵老祖之命。”

    甲牛族长,秃鹫老祖,蝶皇等兽禽两族首领,则和南山四兽的反应完全相反,很直接的就答应了亡灵王的要求。

    就算没有老祖提出,他们也把逸尘当成了朋友和恩人,特别是秃鹫老祖更是认为,若没有逸尘相助,此刻的秃鹫领地恐怕已经是尸横遍野了。

    能够在犼皇的威胁之下,保证秃鹫领地的安全,逸尘当居首功。

    甲牛一族原本就没啥先祖记忆,和逸尘的关系是因为蝶皇的缘故,和亡灵王关联不大。

    不过,既然逸尘曾经帮助过老祖,甲牛族长就更加的对他高看了。

    而皇蝶一族似乎算不上亡灵王的后人,没必要按照亡灵王的要求去做。

    但是,逸尘是二龙的老大,也就是皇蝶一族的老大,从认识逸尘的那一刻起,蝶皇就愿意接受逸尘的调动安排。

    其他的,雕枭老祖感念于小雕枭所得到的额外奖励,以及本族在这一次事件中所获得的声誉,对老祖的话十分听从。

    至于角牛胡狼等就不用说了,从叛出犼皇开始,就已经见识了逸尘的手段,这次表态也是真心诚意。

    “对了,有件事我忘记说了。”

    亡灵王满意的看来秃鹫老祖这边一眼,又看向南山四兽所处的方向,淡淡的说道:

    “当年帝尊大人借着主人的手,给我种下了恶念感应,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既能证明我和主人的关系,又可以考验我的忠诚。

    作为老祖我有好处不能独占,所以也给你们分了一些……”

    第一次离开魂场的时候,亡灵王还是比较耿直的,甚至劝逸尘放了彩魅,还给逸尘讲了一通大道理。

    随着经历的丰富,以及看惯了世间各态,亡灵王也逐渐变得圆滑和世故。

    早就预料到,会有南山四兽这样的首领,迫于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勉强对主人表示敬重。

    可实际上,除了秃鹫领地原来的那一批守卫者以外,其他的以南山四兽为首的首领,并没有对主人真心拜服。

    对此,亡灵王用其特有的手段,给了大家一个‘交代’。

    “恶念感应?”

    “那样的话,岂不是我们的性命,要受到控制?”

    “这……我还以为全部是血脉之力呢。”

    亡灵王的话使得场上瞬间起来,无数双慌乱的眼睛,朝着逸尘和亡灵王看去。

    虽然没有见到过恶念感应引发的后果,但谁都明白,若是自己被种入了恶念感应,那么自己的生死就已经掌控在别人手里。

    据说被种入恶念感应的人,只要稍有对主人的不满,就能让主人及时察觉。

    一旦主人感受到了对方的不忠,只需一个念头就能轻易的将其斩杀,与个人的修为实力无关。

    也就是说,以亡灵王的实力,不知道要超出逸尘多少倍,却依然无法摆脱逸尘的控制。

    如果真如亡灵王所说,将部分恶念感应渗透到了自己的体内,在场的所有人性命,就被逸尘紧紧攥在的手里。

    万一逸尘不高兴,别管自己有没有忤逆的念头,都可以任由他处置甚至杀灭。

    众位兽族首领,看向亡灵王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恐惧。

    堂堂老祖,居然以赏赐血脉之力的借口,将恶念感应种入自己体内,这种行径实在是……够狠。

    若是知道这样,在场的首领中恐怕有一半以上,宁愿放弃老祖的赏赐,也要给自己一个自由。

    现在倒好,怎么说都没用了,自己的未来完全交到了逸尘的手上。

    本来还想着,要用什么样的理由,拒绝老祖让大家服从逸尘的要求,从而保证自己在种族势力中的崇高地位。

    被亡灵王一说,包括南山四兽在内的大多数首领,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瘪了下来。

    眼前的这位,究竟是不是自己的老祖,怎么会如此卑鄙,连自己的后背都坑。

    只可惜,即使有谁心里暗自咒骂,也绝不敢当面说出来。

    老祖能在不知不觉间,把大家伙儿都套进去,就能有更多的方式,让大家生不如死。

    这种手段太过毒辣,南山四兽似有不屑,却还得装着很受用的样子。

    “亡灵王,这不太好吧?”逸尘也是一愣,随即说道。

    当年拿下亡灵王,实际上是灰老头出手,并非逸尘可以掌控局面。

    而且,逸尘对亡灵王从没有半点怀疑,也不曾对其吆五喝六。

    说起来是主仆,其实亲如家人,什么恶念感应的,逸尘压根就没记起这回事儿。

    听说亡灵王给自己的后辈们分享‘好处’,逸尘吓了一跳。

    南山四兽这帮家伙,那可是一群野兽啊,哪一个都凶神恶煞的,远远比不上傻猫可爱。

    要是被这帮家伙围在身边吼声连连,逸尘不敢想象该怎样相处。

    “主人,别看这些小畜生性子顽劣,但他们接受了血脉之力,实力会有大幅度提升,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八级战皇出现,而且还不止一两位。

    另外,七级战皇的数量,也会有成倍的增加,若是主人需要,或许可以一用……”

    亡灵王知道逸尘的意思,却没有完全认可,在他看来逸尘进入南山地区本身就危机重重,自己又不能一直陪在身边保护,就只能把这些小畜生利用起来了。

    想到这里,亡灵王淡定的说道:“主人放心,他们不敢不听的,除非不想活了。”

    这些后辈的思维方式,自然不能和人类相提并论,往往只会对强者拜服,却不愿意帮助弱者。

    逸尘不是弱者,可在南山四兽这样的首领眼里,绝对不够强悍。

    不过,亡灵王相信,这帮小畜生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怕死。

    “亡灵王,你跟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何曾逼迫过你?”

    逸尘摇摇头,继续说道:“如果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力量,我宁愿不要,你收了他们的恶念感应吧。”

    “别呀,老大,你要是不愿意,让亡灵王用我的试试呗,这么一大群熊呀牛的,赶到大山里溜跶多威风啊……”

    不等亡灵王回答,小鱼儿趁着焰赤不注意,扭身摆脱了对方的控制,来到逸尘面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