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新小说 - 新版快眼看书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我是杨广 > 第八十二章:不再选秀
    “你既晓得舞剑,就跟朕耍一段吧。好好的卖弄卖弄,别扫了朕的雅兴。”那女孩回答道:“既然如此,那民女就献丑了。”

    我哈哈大笑起来:“美人舞剑,乃是风雅之事,乃是美观,如何说是献丑,朕赐你一把宝剑,你舞一回与朕看。”

    那女孩没有推辞,取了那把宝剑,既不揽衣,也不挽袖,便轻轻的舞了起来。刚开始那姿势有些滑润,婀娜多姿,一来一往甚为工整,总体来说表演的挺到位。但是慢慢的我看出舞的剑有些紧了,使剑的速度逐渐加快,竟然看不清踪影,宝剑散发出寒森的气息,就像一条结冰的龙在乱舞,上下盘旋着。再后来,舞的剑只感觉到冷气飕飕,寒光闪闪,竟像白雪一般的飞舞。

    果然是好剑法,我不由的称手叫好,这个女子好厉害。就在我以为她舞完的时候,她纵身倒地,就地一滚,让我疑惑起来,等我仔细的过去看时才发现她将园子里的一颗树给硬生生的砍成了两半。她将身一闪徐徐将宝剑插入回鞘。

    这时我在看她,只见她仍是一脸笑容,衣裳也整齐的很,脸不红、气不喘,头发也不凌乱。我不禁叹赏道:“果然厉害,英姿飒爽,刚才那一剑,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谢皇上夸奖。”那女孩仍是一脸笑容的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她并不是非常的美,但是刚才她舞剑的样子,绝对是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可能比的上她的,我问她名字,其实代表着我已经相中了她,我觉的娶到这样一个女子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民女名叫薛冶儿。”我微微一阵,因为这个女孩子我也听说过,因为有了袁宝儿跟袁紫烟的事例,我在听到她自报名字之后,已经不像前两次的时候反应过大了。

    “你愿意从了朕吗?”我单刀直入,一点也不含糊的说道。虽然薛冶儿脸色泛红不好意思,但是毕竟生性是那种豪放不羁的女子也就说道:“妾愿从之。”

    心情大好之下,我变驱散其他女子,想独自跟薛冶儿相处,不过这回我留了个心眼,让我最宠信的大太监许庭辅拣选这些余下的女子,其实这个叫许庭辅的我并不熟悉,则他是杨广身边最得宠的太监,而且服侍杨广的时间也不短了,故此我也把他当做心腹使唤,以免露出马脚出来招致怀疑。我此时的心都放在薛冶儿身上,我想的是还是等有时间再约那剩下的女子见面吧。

    如今为首的那白衣女子,名叫侯沛涔。也就是我觉的不错的那名女子,此时跟其他女子一样在安排的小宫殿住着,这里每一个秀女都有一个宫女来照顾着饮食起居。

    “姑娘,那许公公拣选女子,您拿几个珠宝首饰送个他吧。不然的话他不会选您的。”那侯沛涔道:“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但是妾闻汉朝的昭君,宁愿点痣,也不肯以千金去买通画师为自己画像。虽然后来嫁给了匈奴单于,但是可落下了千古好名。我虽然希望能得到皇上的垂帘,但是若要我贿赂以博取宠幸,实为可耻也。”

    那宫女叹气不语,这些宫女除了照顾这些秀女的饮食起居外,也在找自己的前途,因为一旦他们服侍的这些主子将来飞上了枝头,那她们也能跟着一起沾光,说不定跟着一起鸡犬升天。

    果然剩下的几十名女子,许庭辅选了所有女子进入院子,唯独没有侯沛涔,当然这些女子都给了那侯沛涔贿赂。

    侯沛涔当夜难过至极,写下数首诗,随即饮毒自尽了。等到几个宫人赶到时,侯沛涔早已香消玉碎,断气身亡。众宫人哭了一会,不敢隐瞒,把事情报告给了萧妃。

    却说萧妃在得知此事后,认为事关重大,迅速的把事情报知给我。当时我正在跟剩下的女子们在一起,还在纳闷怎么没看见那名白衣女子的时候,就从萧妃这里听到了这件事。

    我难过之极,萧妃将那几首诗给了我看,绝妙的文笔,整整齐齐的秀美之字,笔锋清秀,几首诗下来,我勃然大怒,最后一首诗中已经暗暗的讳隐出许庭辅的苟且之事。

    “来人啊,把许庭辅给朕抓起来。”几名侍卫迅速跑了出去,他们看到我发脾气丝毫不敢怠慢。萧妃疑惑的问道:“皇上为何如此大怒,这许公公犯了什么事把皇上气成这样。”

    我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看看吧。”萧妃接过尸,细细的将起看完,也是一脸怒气:“皇上这个许庭辅真不是东西。”

    不一时,许庭辅就被大内侍卫五花大绑的给弄来。“许庭辅,你好大的本事啊。”我怒狠狠的说道。那许庭辅腮帮直流汗,战战兢兢的问道:“皇上,老奴所犯何事,还望皇上明鉴,老奴从来不敢坏事。”

    “哦,是吗?你居然也敢有脸说出来,无耻的狗奴才。你说,你有没有向这些秀女收取贿赂。”

    “老奴没有,老奴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收取过贿赂。”我没有继续追问他,懒的跟他浪费时间,我把目光注视到那些秀女身上,我问道:“他不承认,没关系,只要你们说实话,朕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后果如何就不用朕多说了。”

    那些女子早就怕死了,纷纷的承认自己贿赂过许庭辅。“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朕不想看到你的脸,拉下去,给朕砍了。”

    “皇上饶命啊……饶命……”杀了许庭辅,我的心情还是不好,她的死,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我对不起她。

    “玉儿……”我轻轻的喊了喊萧妃。

    “皇上……”“玉儿,从今往后,朕再也不选秀女了。以后都不用进行选秀了。”萧妃理解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