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弗蕾琳的恶梦

    “克莉尔姐姐,你不是在时空之眼吗?怎么会来这里了呢?你刚才说弗蕾琳的恶梦又是什么?难道那孩子也来了?”

    刚刚出发了才几分钟,性急的伊迪斯特兰娜就忍不住向圣殿的大祭司发出了一连串的提问。

    这些也是罗萨所迫切想要知道的,他立即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听觉上。

    然而,骑士却失望地听到圣殿的大祭司充满歉意地对伊芙说,要稍后才能给她解答疑惑,因为现在并不是适合谈话的时候,而且必须要尽快赶去救援其他人。

    现在确实不是适合谈话的时候——如果不是有着克莉尔的魔法屏障保护,人们已经被周围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的各种奇异而又可怕的东西所淹没了。

    出现在罗萨眼前的事物,已经比他刚踏入这片区域时有了很大的变化。

    那些诡异的光线和气团不再是完全絮乱的了,而是具备了相对固定的形态,有了近似几何形状的外观。

    可这些光线和气团构成的几何体,没有一个是标准的、完整的,它们都让人难受地扭曲着,残缺着,突然又毫无征兆地破碎或者聚合,散布的密度也严重地不平衡。

    比起彻底的混乱,这是更能带给人痛苦的景象。

    除了导致违和感苦痛的几何体,还有着许多骑士看不见但能够感受到的东西在周围涌动着,它们不时会在克莉尔的魔法护盾上造成剧烈的波动。

    那究竟是狂乱的魔法能量还是什么隐形的怪物?

    罗萨无法进行判断,也没有心思去分辨那个,现在更需要担心的是克莉尔,虽然骑士一直把圣殿的大祭司等同于神祗来看待,坚信着她的强大,但金发的少女毕竟刚刚才因为严重脱魔而倒下过,再这样强行支撑下去显然是很危险的。

    让罗萨感到意外的是,魔力应该早就枯竭了的克莉尔并没有再次倒下,她的魔法护盾也没有因为持续受到冲击而有所削弱。

    她是从哪里获得了新的魔力?

    护盾上夹杂着的越来越明显的金色光泽给出了答案,但知道了这个答案却让罗萨看向金发少女的目光变得疼惜了起来。

    遇到米斯特莉雅后,罗萨才知道了克莉尔·嘉蒂雯竟然是太阳神的女儿。

    她很小就被当做孤儿送到了赫里圣殿,这也许是密特拉的有意安排,也许只是一个巧合。

    无论如何,密特拉没有尽到自己作为父亲的职责都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尽管密特拉是最伟大的主神之一,尽管除了米斯特莉雅、祂也从未对自己别的为数众多的子女们尽过这一职责,作为女儿的克莉尔却有因此怀有怨恨的天然权利。

    性格温柔宽厚的克莉尔自然不会像脾气暴躁的伊芙那样顽固地坚持对自己父亲的敌对立场,太阳神也远比可怜的战神更擅长交流,也许在克莉尔去到天界的期间已经取得了她的谅解。

    然而,女孩子这种生物会永远记得自己受过的委屈,她们的谅解总是临时性的、是附带着各种各样先决条件的!

    而且,以克莉尔对月神的无比虔诚,罗萨相信她绝不会愿意去使用不是赛琳赐予的力量。

    那么,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竟能把克莉尔殿下都逼迫到这个程度了!

    她之前说过什么弗蕾琳的恶梦……

    难道是弗蕾琳殿下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了?

    不,等等,现在可是500年前啊,甚至作为瑞前世的埃斯特兰都还没有和赛琳初次相遇呢!又怎么可能导致弗蕾琳因为嫉妒而失控呢?

    除非是……

    罗萨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伊芙抱着的安娜,比吉林家的大小姐依然昏睡着,她那张小脸虽然也非常可爱,但和爱丽丝公主比显然还有着很大的差距,而且也不是一个类型的,骑士立即否决了自己心里的那个大胆想法。

    一切,还需要等待克莉尔来进行解答。

    5个人只靠着6条腿艰难地前进着,护盾外的景象也随着他们的继续前进而逐渐发生着变化:

    简单的几何形状慢慢被更复杂的形态所替代了,然后又开始出现了看起来像生物的轮廓……

    但那些类似生物的形体仍然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总有一部分呈现着让人痛苦的残缺,而且以令人严重不适的角度扭曲着。

    恶心反胃的感觉狂涌了上来,让骑士几乎忍不住要立即呕吐了!他急忙看向了自己的同伴,以便转移注意力。

    伊迪斯特兰娜早就已经这样做了,实际上栗发少女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怀里安娜美丽可爱的脸庞和身前克莉尔纤细柔美的后背。

    当然,即使没有周围这些能使人发狂的景象,伊芙也肯定会有和现在完全相同的选择,她在看女伴们时双眼里充满着的兴奋光芒足以证明!

    “如果她不是自己也是一个女孩子,这样无礼的目光一定会被女性视为公敌吧?”

    罗萨有些好笑地想道。就像过去一样,少女古怪而又有趣的表现让他迅速放松了下来。

    不过,骑士仍然无法自制地去看外边的景象,那些景象虽然会令人感到非常难受,同时又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在那看似无序的表象下,罗萨隐约感觉到了某种规律的存在。

    这个规律,就是从混乱逐渐倾向于秩序的变化。

    如果这一切都是克莉尔所说的弗蕾琳的恶梦造成的,那么她的梦应该很快就会安定下来了吧?

    和罗萨猜想到的一样,克莉尔急着赶去救援的是梅德尔精灵,虽然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她们,骑士却在刚看到时就立即在心里确定了。

    这些精灵正在做着克莉尔在不久前做过的事情,她们现在也同样处在了即将倒下的危急状态中。

    可怜的埃斯特兰一次又一次地被当作道具扔到了地上的裂口中,尽管这全都是出于克莉尔的命令,罗萨对少年的愧疚感却不能不大幅度地增加了。

    值得欣慰的是,所有的裂口在埃斯特兰被抛下后都很快恢复了平静,那些梅德尔精灵没有出现一个牺牲者。

    成功地完成了救援,克莉尔·嘉蒂雯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她终于昏迷了过去。

    这一次接住金发少女的是伊芙——梅德尔精灵都是女性,把安娜交给她们虽然让战神的女儿感到了不舍,但勉强能够接受。

    伊芙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连第二次的机会都错过的!

    经过精灵们的治疗,克莉尔很快苏醒了过来,注意到自己正被栗发的少女一脸满足地紧搂着,她的脸立即绯红了起来。

    同性的亲密接触对从小就在赫里圣殿长大的克莉尔来说并不会感到排斥,她的羞窘只是因为习惯了扮演大姐姐的角色,被年龄更小的女孩以一副保护的姿势抱着自然会很不好意思。

    圣殿的大祭司花了不少时间才被伊芙从怀抱中释放了出来,她深吸了几口气,控制住了心中的动摇,然后准备向罗萨和伊芙解答疑惑了。

    但在这时,一阵剧烈的震荡突然袭来,把所有人都晃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