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亏欠和补偿

    等到赵明希醒来,蒲太后又开始逗孩子玩。

    没多久,刘兆厚也来了。

    他刚招呼一句,“许姐姐,”

    蒲太后就抬起头笑道,“猴儿,她是你表嫂,莫叫错了。”

    刘兆厚嘟嘴道,“皇祖母,我喜欢叫她姐姐,也喜欢听她说话。”

    因为刘兆厚长得有些像刘颖,蒲太后疼他从小疼到大。笑道,“好,好,你想叫姐姐就叫,横竖都是一个辈儿。”

    许兰因想到南阳长公主和柴驸马,笑道,“南阳长公主和柴驸马是我娘家那边的外祖母和外祖父,柴俊是我表哥。可从这边算,他们就是皇姑和姑丈,柴俊还是我侄子,我岂不是跟娘一个辈份了?”

    蒲太后大乐。说道,“大家族辈份都是乱的,特别是皇家,辈份就更说不清楚,有些这边的祖母辈儿还嫁了那边的孙子辈儿。除了你爹娘,其他人就按这里的辈份叫。”她可不愿意南阳被叫得跟她一个辈份。

    说笑间,外面的日头已经西坠,太子妃张氏带着皇太孙刘元明、女儿刘珉来了。太子子嗣不丰,年近三十只有一儿一女,刘珉五岁,是太子良媛生的。

    许兰因起身给太子妃行了礼,又感谢太子的帮忙。

    太子妃用帕子抹着眼睛说道,“那天我听太子殿下讲了皇姑和表弟的遭遇,哎哟,我哭得什么似的,心疼得不行。蒲家人太狠了他们怎么忍心把小小的皇姑逼去出家,最后还害死了她”

    蒲太后气道,“送颖儿出家还是我娘发了善心否则那时候颖儿就被害死了。”又难过地说“我刚刚好些,你又来哭。”

    太子妃赶紧用帕子擦干眼泪,笑道“孙媳该死又让皇祖母难过了。”

    刘元明对许兰因笑道,“之前你是我表姐,现在是我表婶了。”

    十二岁的刘元明举止老成难得这样说笑一句让太后笑眯了眼。

    太后笑道“你皇祖父只有一个胞妹卓丰、卓安两兄弟跟你父亲的血源最亲以后要多多亲近。”

    刘元明应道“自然是这样。”

    不多时,皇上和太子直接从皇极殿过来,在慈宁宫用晚膳。

    许兰因给皇上磕了头。

    皇上年近五十,看着精神矍铄,红光满面比瘦得像一根藤又少了一只左臂的太子精神头好多了。

    他的态度非常和蔼笑道“起来吧。朕可没少听卓安夸奖你说你冰雪聪明,爽朗大气,美丽贤淑”

    许兰因红着脸谦虚道“不敢当。”

    蒲太后呵呵笑道,“因丫头是好孩子,卓安有福,在民间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媳妇。男人再能干,也要媳妇贤慧。看看蒲家,哀家的兄长就是娶了个心狠手辣的祸害,不仅害死了颖儿,还把蒲家都搭了进去。”

    皇上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又对抱着孩子的钱妈妈道,“把明希抱过来让朕看看。”

    钱妈妈走过去跪下,皇上伸手抱过孩子。

    他这个举动意味什么样的恩宠许兰因不知道,但太后很是开怀。皇上只亲手抱过三个孩子,一个是小时候的太子,一个是小时候的刘元明,第三个就是刘明希了。

    皇上的眼神更加柔和,笑道,“这小子也有些像朕。”

    太后笑道,“当然像了。皇上和颖儿长得就像,这孩子像颖儿,也就像皇上了。”

    皇上又呵呵笑了几声,从腰间取下一块盘龙玉佩,塞在刘明希胸口的衣襟里,才把孩子交给钱妈妈。

    皇上和太子说了几句蒲家的事情,蒲家犯欺君之罪,迫害皇家血脉,罔顾人命,证据确凿。多罪并罚,处黄氏蒲老太太极刑,抄没蒲家家产,贬所有族人为庶人,发回原藉。因为蒲家是太后的娘家,皇上的舅家,不可能满门抄斩。至于该如何惩治蒲老国舅及其儿孙,皇上还是要征求太后的意见。

    蒲太后咬牙说道,“黄氏恶毒,杀了颖儿,还要杀颖儿的全家,她必须断子绝孙。她的亲儿子亲孙子,一个不留。我兄长和他没有参与此事的庶子,就饶了他们的命吧。当初哀家的母亲心存善意,才保住颖儿的命,哀家也不能把她的子孙赶尽杀绝。”

    许兰因暗爽,做尽坏事的黄氏、蒲元杰和蒲元庆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虽然遗憾蒲老国舅保住了老命,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他是太后的亲兄长。

    至于温家,温言夫妇肯定是死罪,温老太太有温氏兄弟的求情,皇上会酌情处理。温国公监管不利,会降爵,还会让他把爵位直接传给长房长孙温兆丰。若不是为了温卓丰兄弟,会把他的爵位一撸到底,贬回原藉。

    蒲太后又道,“颖儿的死因能浮出水面,主要是卓安的功劳”她一般不插手朝事,话点到即止。

    皇上笑道,“母后放心,卓安不仅是皇妹的儿子,还有大本事,当初铲除那两个逆子,他立下过大功。朕还想重用他,自不会委屈他。”

    太子也说道,“卓安表弟文武双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们是天下最有权势的人,笑谈间定下了多人的命运。

    晚上,许兰因住去偏殿,赵明希依然陪太后住在暖阁。

    许兰因和赵明希在慈宁宫一住三天,蒲、温两家的事也落定了。

    黄氏判剐刑,她的两个亲生子蒲元杰、蒲元庆及他们的儿子、孙子,蒲家几个跟着迫害刘颖、温行夫妇的子弟及儿孙,全部斩立决。蒲宏老国舅和他没有参与此事的庶子,贬庶人回原藉。

    温行、刘氏被判斩立决,其嫡子温卓华被判流放。判温老太太义绝,赶回娘家。

    降温国公的庆国公为东庆侯,世袭罔替降为袭三代。温侯爷已经递了折子,请求把爵位传给长孙温卓安。

    另追封刘颖为长和长公主,驸马温行为西庆侯,赐府邸一座,白银两万两,良田五千亩,锦缎、首饰及摆件若干。

    温驸马已故,爵位由次子温卓安承袭,府邸和财物由其二子代受。

    这是太后和皇上对刘颖及后人的亏欠和补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