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给了一巴掌!

    谢晚秋赶紧从伍有余怀里站起来。

    伍有余也被吓得不轻。

    谁能想到,周作龙会在这时候回来?

    “怎么办?你快找个地方藏起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衣裳不整,周作龙虽然有些蠢,但是他还没有蠢到那种程度。

    眼看着门就要被打开,伍有余非常着急,环顾着四周,愣是没找到可以藏身的地方,“藏哪儿?”

    “藏,藏,藏床底下!”

    伍有余赶紧往床底下躲。

    谢晚秋将他往床里推,随后盖好床单。

    刚准备好,病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周作龙和郑婉茵说说笑笑的往里走,“外公,您还没吃饭吧?一会我去买饭。”

    还是外孙女好。

    不像周湘,他去岑家那么长时间,周湘除了知道跟他顶嘴,连问他要不要吃饭,饿不饿,都没有问一句。

    有时候血缘关系并不能代表什么。

    郑婉茵虽然跟他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却比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女儿要好多了。

    周作龙笑着道:“我不饿,你一会儿问问你外婆想吃什么。”

    “嗯。”

    谢晚秋理了理头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扬起微笑,往外面走去,“老头子,茵茵,你们爷孙俩怎么一起回来了?”

    看到谢晚秋起床,周作龙惊讶的道:“晚秋,你没事了?”

    谢晚秋这才想起来,她还有病在身,刚刚周作龙突然开门,让她方寸大乱,导致她连最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谢晚秋捏了捏太阳穴,“比昨天好多了,所以我想下床走走。“

    周作龙笑着道:“真是老天保佑!”

    郑婉茵看着床边,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床底下那里,怎么会有一只手?

    那是谁的手?

    是她眼花了?

    就在这时,那只手的主人好像发现了郑婉茵,立即缩回手,却在缩回手的过程中,不小心将放在床底下的落地花瓶给碰倒了。

    砰!

    空气中传来一声巨响。

    真的有人!

    而且,这个人还是伍有余!

    意识到这个问题,郑婉茵眉头一紧。

    谢晚秋的胆子也太大了? 居然敢把人藏在床底下。

    这要是让周作龙发现了,还得了?

    郑婉茵一直觉得谢晚秋是个聪明人? 没想到,谢晚秋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这声巨响吓得谢晚秋的脸都白了? 眼光往床底下瞄去。

    这一看,更是心惊胆战。

    床底下病没有过多的遮挡物? 只要往下一看? 就能看到伍有余的脸。

    怎么办?

    要是周作龙往床底下看怎么办?

    谢晚秋急得如同热锅的蚂蚁,可脸还要装出一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样子。

    周作龙奇怪的朝四周看了看,“这是什么声音?”

    “哪有什么声音?”谢晚秋的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我怎么没听见?”

    “那么大的声音你都没听见没吗?”周作龙惊讶的问道。

    “没有啊。”

    周作龙眯了眯眼睛,“那就奇怪了? 我明明听到砰的一声? 难道有人躲在屋里?”

    听到这句话? 谢晚秋脸的笑容几乎都要维持不住了。

    难道周作龙发现什么了?

    就在这时? 郑婉茵弯腰将地的花瓶捡起来,笑着道:“是我不小心踢倒了花瓶。”在捡花瓶的时候? 视线和床下伍有余的视线对。

    郑婉茵面色如常。

    伍有余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里非常忐忑。

    郑婉茵这是发现他了,还是没发现他?

    这一瞬间? 谢晚秋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没看见。

    菩萨保佑,郑婉茵肯定没看见伍有余。

    周作龙笑着道:“我就说有声音吧!晚秋你还不相信!”

    谢晚秋道:“可能是了年纪,耳朵也有些不好使了。”

    须臾,郑婉茵直起腰,神色如常,“外婆,您现在饿不饿?我去给您买点吃的回来吧。”

    “不、不饿。”吓得都吓饱了,还饿什么?

    也不知郑婉茵到底看没看见,谢晚秋的脸色有些白。

    周作龙接着道:“晚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我脸色很难看吗?”谢晚秋摸了摸自己的脸,抬头看向周作龙。

    周作龙点点头,“是的,很难看,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不用,”谢晚秋道:“我很好,没有哪里不舒服。”

    怎么办?

    有什么办法能让周作龙离开病房?

    只要周作龙在这个病房,伍有余就没法出去。

    在这样下去的话,周作龙肯定会发现伍有余的。

    谢晚秋越急越乱,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一时间,竟然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

    床底下的伍有余也非常难受。

    一来是因为床下的空间太逼仄了,第二个原因是紧张、害怕。

    一旦被周作龙发现他跟谢晚秋的事情,那他们就完了,将近三十年的部署,会在一瞬间付之东流。

    所以。

    千万不能被周作龙发现。

    伍有余双手合十,小声念叨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就在这时,郑婉茵笑着走到周作龙身边,“外公,医生说要多带外婆出去晒晒太阳,今天外面天气不错,要不您带着外婆去花园转转吧!我出去买饭,等我把饭买回来了,再给你们打电话。”

    谢晚秋松了口气,这关键的时候,还是她的亲外孙女靠谱,“茵茵说的没错,我刚好想出去转转,呼吸下新鲜空气,病房里都快闷死了。”

    谢晚秋一边说着,一遍往外走去。

    周作龙点点头,跟谢晚秋的脚步,“好,那咱们就出去转转。“

    “嗯。”

    两人往病房外走去。

    走到门口处时,谢晚秋又回头往病房里看了一眼。

    床底下,伍有余还趴在那里。

    谢晚秋和周作龙离开之后,郑婉茵也离开了病房。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躲在床底下的伍有余如同虚脱,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躺在地,竟有种逃出生天的狂喜感。

    走了,周作龙终于走了,

    今天差点阴沟里翻船。

    好半晌,伍有余才从床底下爬出来,拖着疲惫的步伐,往门外走去。

    吱呀——

    门被推开。

    伍有余看了看门外,确定周作龙他们不在外面,这才敢继续朝前走去。

    “叶小姐,这次真是麻烦您了,如果不是您的话,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此时,迎面走来一群深穿白大褂的人。

    他们都带着口罩,虽然看不清楚脸,但依旧能看得出来,走在前面的那人,身姿绰约,瓷白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几乎接近透明。

    宽大的口罩遮住了脸颊,只余下一双凤眸顾盼生辉,灵气十足,惹得众人纷纷回首相看。

    “无菌室都准备好了吗?”叶灼微微回眸,看向身边的主任。

    主任恭敬的道:“您放心,都准备好了。”

    叶灼微微点头,视线不经意间从边划过,看到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从谢晚秋的病房里走出来。

    叶灼熟读心理学,一眼便看出来,这个人有问题。

    岑少卿的外婆不是什么讲究的人。

    叶灼下意识地觉得,这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绝对和谢晚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直至走出医院大门,伍有余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活过来了。

    医院后花园。

    谢晚秋和周作龙一边走,一边聊天。

    虽然和周作龙聊天,可谢晚秋的心却不在周作龙这里,聊天的时候也是鱼头不对马嘴。

    她现在很担心伍有余。

    “晚秋?晚秋?”

    周作龙伸手在谢晚秋面前晃了晃。

    谢晚秋这才反应过来,笑着道:“老头子,怎么了?”

    周作龙有些奇怪的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直心不在焉的?是不是不舒服?外面这么冷,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回去?!

    万一他们回去的时候,伍有余还在病房怎么办?

    不行。

    不能回去。

    谢晚秋接着道:“在逛一会儿吧,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有些担心湘湘,你今天过去湘湘那里,湘湘是怎么说的?”

    原来谢晚秋是在担心周湘。

    谢晚秋无时不刻都在挂念着周湘,可周湘呢?

    周湘是怎么对谢晚秋的?

    好心当成驴肝肺!

    想到周湘在岑家的言行,周作龙就非常生气。

    世界怎么会有周湘这种女儿?

    周作龙道:“那个白眼狼,你关心她还不如关心一条狗,关心一条狗,狗还能冲你摇摇尾巴,她会干什么?”

    谢晚秋笑着拍拍周作龙的手,“老头子,瞧你是怎么说话的!这么多年了,暴脾气愣是一点都没改!湘湘可是你女儿,你说她是白眼狼,那你是什么?”

    语洛,谢晚秋叹了口气,接着道:“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那女不教就是母之过,湘湘变成今天这样,我这个当母亲的也有责任,是我没有把女儿教好,所以,你不要怪她,要怪就怪我。”

    谢晚秋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自责。

    那样子,很明显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头。

    她的责任?

    这件事跟谢晚秋有什么关系?

    周作龙道:“晚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不光是我们周家的恩人,更是周湘和进北这两兄妹的恩人。没有你,湘湘不可能会成为岑家的当家夫人,进北更不能成为海城市的一把手!湘湘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吴兰的错,是吴兰没有把她教好!身为继母,你的责任已经尽到了!”

    吴兰是周湘和周进北的亲生母亲。

    当年,吴兰走的时候,周湘都已经十三岁了。

    十三岁的孩子,当然是受亲生母亲的影响比较多。

    吴兰是一个失败的母亲。

    他不能让谢晚秋为吴兰的失败背锅。

    闻言,谢晚秋赶紧道:“老头子,你可别这么说,吴兰姐是个好女人,生养的两个孩子都是人中龙凤,不像我,是个福薄的,没什么子女缘。说起来,我还沾了吴兰姐的光呢,如果不是吴兰姐,我怎么可能有两个这么优秀的孩子。”

    谢晚秋一口一个吴兰姐,语调亲昵,俨然已经忘了,当时她插足周作龙和吴兰之间,让吴兰卧轨自杀的事情。

    没错。

    吴兰是卧轨自杀的。

    当年,吴兰和周作龙在一起,家人是一百个不同意,因为周作龙太喜欢玩了,跟个花花公子一样,没什么正形。

    可吴兰却是接受过传统教育的名门千金。

    虽然家里人百般阻挠,可吴兰却还是跟周作龙结婚了,婚后,两人也确实过了一段幸福时光,拥有一对可爱的儿女。

    可是这短暂的幸福,却在周湘13岁那年戛然而止。

    这一年,吴兰发现丈夫出轨。

    吴兰质问周作龙。

    周作龙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女人太聪明不好,很多时候,只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实在过不去下去的话,那就去民政局。”

    听到这句话后,吴兰觉得天都塌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昔日的海誓山盟,好像变成了笑话。

    曾经爱得有多么轰轰烈烈,此时就有多么凄惨。

    去民政局。

    周作龙说的那么简单。

    当初,她背叛了父母兄长,才跟周作龙在一起,现在要是离婚的话,让她怎么有脸见父母兄长?

    得知吴兰不愿意离婚,谢晚秋亲自出马门挑衅。

    吴兰是个名门闺秀,她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她做出泼妇骂街的行为。

    而她骨子里的自尊也不允许她回娘家哭诉。

    毕竟,在嫁给周作龙之前,父母就警告过她,以后要是不幸福的话,不许回家怨天尤人。

    所有的苦和痛都由吴兰一个人承受着。

    终于有一天。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吴兰留下一封遗书,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抱着她和周作龙的结婚照,躺在了轨道。

    一阵鸣笛声之后,吴兰竟然连个全尸都没留下。

    她就这么走了。

    留下一双儿女。

    周湘13岁,周进北8岁。

    吴兰走后,吴家人门质问周作龙,周作龙隐瞒了谢晚秋的事情,两个年幼的孩子对父母的事情一无所知,自然不知道母亲真正的死因。

    加吴兰确实是自杀的。

    所以,这件事只能这么不了了之。

    现在,谁还记得吴兰?

    每每想到吴兰,谢晚秋心里就畅快极了。

    吴兰是千金大小姐又怎样?

    和周作龙是真爱又怎样?

    到最后,不还是输给了她!

    当年的吴兰败在她手,甚至丢掉了生命,可周湘不照样得叫她一声妈?

    吴兰不但败给了她。

    而且败的很彻底!

    如今,吴兰的外孙子,依旧得跪倒在她外孙女的是石榴裙下。

    到时候整个岑家都是她们祖孙俩的天下!

    想到这里,谢晚秋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角。

    周作龙道:“晚秋,你说什么呢!什么叫你沾了吴兰的光,明明是吴兰沾了你的光!如果不是周湘的话,莹儿怎么可能会走的那么早?”

    谢晚秋叹了口气,“那就是莹儿的命,我不怪任何人。”

    周作龙转头看向谢晚秋,“你还说茵茵心软呢,你何尝不是个心软的?茵茵那孩子像极了你!”

    谢晚秋笑着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今天去湘湘那里,把茵茵和少卿的事情跟她说了吗?湘湘是什么反应?”

    周作龙冷哼一声,“她是什么反应?她还能有什么反应?咱们的茵茵那么优秀,能嫁给少卿,也是少卿和岑家的福分,难道她还能拒绝不成?”

    闻言,谢晚秋惊讶的道:“这么说,湘湘同意了?”

    虽然知道周湘很听周作龙的话,但是得知整个结果,谢晚秋还是很惊讶。

    毕竟,岑家还有个死老太婆在。

    周作龙扶着谢晚秋的胳膊,“周湘和吴兰一样,都是不知好歹的东西,我给了她三天考虑的时间。三天一过,少卿就会公布和茵茵订婚的消息。”

    原来还没有同意,谢晚秋脸的笑容消散了几分,“你怎么知道三天后,少卿就会按照你说的做?”

    “就凭我是他外公!他不听我的,还想听谁的?”周作龙接着道:“再说,茵茵比叶灼优秀那么多,少卿听了这事,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会拒绝!”

    周作龙对郑婉茵还是很有信心的。

    谢晚秋眯了眯眼睛,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做周作龙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周作龙接起电话,“好的,我和你外婆马回来。”

    挂了电话,谢晚秋问道:“是茵茵打过来的?”

    “嗯。”周作龙点点头,“茵茵已经把饭买回来了,咱们回去吧。”

    “好的。”谢晚秋跟周作龙的脚步。

    两人一起回到病房。

    郑婉茵已经把饭菜摆在桌子了,“外公外婆,快坐下吃饭。”

    满满一桌子,都是周作龙和谢晚秋爱吃的东西。

    看着这一大桌子的吃的,周作龙心里感慨万千。

    郑婉茵跟他没什么血缘关系,却对他这么好。

    再看他那些个亲外孙女。

    他都来京城一天多了,可岑玉映、岑月牙、岑越樱和岑毓颜这四姐妹却没有任何表示。

    别说他万里从老家赶到京城来,单看谢晚秋住院这么长时间,这四姐妹都不来看看谢晚秋,就是不孝的行为。

    谢晚秋是谁?

    是他们的外婆,长辈。

    换成是岑家那个老太婆,他们肯定早来医院了。

    说到底,还是他们心里没谢晚秋这个外婆。

    见周作龙这样,郑婉茵关心的道:“外公,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周作龙接着道:“你外婆住院的这些天,你的四个表姐过来看过吗?”

    郑婉茵先是摇摇头,然后道:“大表姐二表姐三表姐她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都挺忙的,四表姐在国外还没回来。”

    谢晚秋笑着道:“瞧你这老头子问话问的!我要她们来看我干啥?我又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周作龙有些难受,“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你毕竟是他们的外婆,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的,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

    “算了算了,都是自己家的孩子,跟他们计较这个做什么?“

    谢晚秋越是这么大方,周作龙就越难受。

    谢晚秋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年的贡献,如果没有她的话,就没有周湘的现在,她不应该受这样的委屈的。

    另一边。

    伍有余非常狼狈的回到酒店,见她这样,张晴晴好奇的道:“怎么了这是?”

    两人虽然是包养关系,可伍有余却对张晴晴掏心掏肺,甚至还想把张晴晴娶过门,生个孩子,所以,伍有余就毫无隐瞒的将所有的事情都跟张晴晴说了。

    闻言,张晴晴笑着道:“瞧你那怂样!你怕什么?我要是你的话,我才不怕,郑婉茵毕竟是你的亲外孙女,难不成她还会站在周作龙那边?”

    “这么说,茵茵看到我了?”伍有余问道。

    张晴晴点点头,“除非郑婉茵瞎了。”

    伍有余眯了眯眼睛,没说话。

    张晴晴接着道:“老伍,我要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和谢晚秋躲躲藏藏,我要光明正大的走到谢晚秋身边。躲躲藏藏也不是长久之计,谁知道周作龙什么时候死?”

    “光明正大?怎么个光明正**?”伍有余看向张晴晴。

    张晴晴附在伍有余的耳边,低声细语的说着些什么。

    闻言,伍有余的眼睛越来越亮,听到最后,伍有余直接抱着张晴晴狠狠地亲了一大口,“我的小心肝,我真是爱死你了。”

    张晴晴恶心伍有余,就像伍有余恶心谢晚秋一样。

    毕竟,哪个青春正好的美女,会喜欢满脸褶子的老头子?

    可不喜欢也只能忍着。

    伍有余一个月能给她10万块的零花钱,还不加买包包买衣服的钱,同龄人能给她这些?

    须臾,伍有余松开张晴晴,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谢晚秋。

    电话那头的谢晚秋皱着眉,“有余哥,这样真的行吗?”

    “放心吧,肯定行的,周作龙就是个蠢货而已。”语落,伍有余接着道:“晚秋,咱们偷偷摸摸了一辈子,难道你就不想光明正大一次吗?”

    这句话听得谢晚秋非常心动。

    如果能光明正大的话,谁愿意偷偷摸摸?

    伍有余接着补充道:“还有,茵茵可能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

    郑婉茵已经知道了?

    谢晚秋脸色一白,“你确定?”

    郑婉茵是谢晚秋看着长大的。

    她知道郑婉茵和周作龙之间的祖孙感情非常好,如果郑婉茵真的知道这件事的话,那郑婉茵十有**会跟周作龙揭发的。

    “是的,我确定。”伍有余接着道:“昨天茵茵蹲下来捡花瓶的时候,跟我对视了一眼,她是个聪明的孩子,有些事情,就算我们不说,她也能猜得出来的。”

    听到这番话,谢晚秋的脸色就更白了,接着将自己的忧虑说出来。

    伍有余道:“晚秋,茵茵就算跟周作龙之间的感情再好,也比不我们的,血浓于水,我们可是茵茵的亲外公亲外婆。”

    说到这里,伍有余顿了顿,接着道:“如果茵茵真的要去揭发的话,就不会等到现在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些不会发生的事情。”

    在周家,只有谢晚秋和郑婉茵又血缘关系,一旦谢晚秋出事,郑婉茵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郑婉茵又不是傻子,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蠢事。

    听到这番话,谢晚秋松了口气。

    伍有余说的很有道理。

    “晚秋,明天记得好好配合我。”

    “知道了。”

    转眼就到了第二日。

    一大早,伍有余就拎着果篮来到谢晚秋的病房。

    开门的人是周作龙。

    看到伍有余。周作龙疑惑的道:“请问你是?”

    伍有余接着道:“我是晚秋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伍有余,你就是晚秋的爱人吧?”

    周作龙点点头,笑着道:“哦!你就是那个小时候救过晚秋的伍大哥吧!”

    伍有余有些意外的道:“晚秋跟你说过我?”

    “嗯,”周作龙接着道:“伍大哥,你救了晚秋,是晚秋的救命恩人,同样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来,快进来。”

    周作龙侧过身子,请伍有余进去。

    看到伍有余,坐在边的郑婉茵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伍有余怎么来了?

    还是她看错了?

    郑婉茵抬手揉了揉眼睛,眼前的这一幕还是没有变。

    这就是伍有余。

    谢晚秋和伍有余这两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做出这种丑事,居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周作龙面前。

    而且,郑婉茵越听着声音,还越觉得不对劲。

    伍有余居然自称谢晚秋的救命恩人。

    可真是够能编的。

    最重要的是,周作龙居然还相信了。

    这天底下,还有比周作龙更蠢的人吗?

    伍有余给周作龙戴了那么大的一顶帽子,可周作龙却和伍有余称兄道弟。

    怪不得周湘也是个蠢货。

    郑婉茵眼底全是嫌弃的神色。

    就在这时,周作龙带着伍有余来到郑婉茵身边,“来,茵茵,给你介绍下,这是你伍爷爷,你外婆小时候,你伍爷爷还救过她呢!他可是你外婆的救命恩人!”

    郑婉茵站起来道:“伍爷爷好。”

    伍有余点点头,“好。”

    为了感谢伍有余,周作龙中午还特地带伍有余一起出去喝酒。

    两人都好酒,加伍有余救过谢晚秋,一顿饭之后,周作龙对伍有余已经彻底的放下了防备,比亲兄弟还亲。

    殊不知,在伍有余眼底,他就是个蠢货而已。

    另一边。

    周湘在家急得团团转。

    周作龙只给了她三天期限。

    三天期限一过,她这边要是还没什么动静的话,周作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难道还真让岑少卿和叶灼分手。

    周湘急得嘴巴都起泡了。

    岑老太太知道周湘不对劲,关心的过来询问,“湘湘,你这是怎么了?你爸前些天过来,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妈,您别多想。”周湘安慰岑老太太。

    她打算亲自去医院一趟,把事情跟周作龙说清楚。

    见她这样,岑老太太也就没有多问,接着道:“湘湘,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一定要跟我说,咱们都是一家人。”

    “嗯,我知道的。”周湘点点头。

    下午。

    周湘来到医院。

    看到周湘过来,谢晚秋一改常态,变得慈祥无比,而周作龙的脸色则是非常难看,“茵茵和少卿的事情,你都和你婆婆还有少卿说了吗?”

    周湘摇摇头,“爸,我来就是跟您说这件事的,少卿和婉茵根本不可能。”

    周作龙拍桌而起,“孽女!你给我再说一遍。”

    “无论再说多少遍,我还是同样的回答,”周湘道:“爸,您不觉得提出来的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吗?”

    过分?

    周湘居然说他这个当爹得过分?

    简直是反了天了!

    周作龙没忍住,直接抬起手,就给了周湘一巴掌。

    谢晚秋倒吸一口凉气,“老头子!”

    就连郑婉茵都被吓得不轻。

    谁都没想到,周作龙会直接动手。

    周湘的脑袋被打得狠狠地一偏,嘴角沁出血迹。

    周作龙接着道:“我告诉你,少卿是我的大外孙,他的婚事必须由我做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