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二章 长兴

    崇祯十二年十月十八日上午辰时,杨振抛开了松山城的各样事务,带着征东先遣营的大部人马,带着袁进、仇震海、俞亮泰、严省三的船队,乘着凛冽的西风,扬帆起航,驶入辽东湾,往对岸长兴岛方向去了。

    而在他的后方,连夜写好了奏报的监军内臣杨朝进,也派出了身边的人马,带着各样通关文书,一大早就出城往南去了。

    杨振到京师献俘的计划,也颇符合杨朝进的心思,他到松山城担任监军内臣已经几个月了,也需要搞出一些动静,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皇帝没有看错人。

    与杨朝进派出的信使同行南下的,还有松山总兵府谘议方光琛,以及杨振征东先遣营里的守备官金士俊。

    方光琛没有跟随杨振出征,而是离开松山,返回宁远城,当然是有原因的。

    一个是,杨振委托方光琛,向宁远城的辽东巡抚方一藻,详细报告征东先遣营连番大捷的情况,希望通过方一藻,说动兵部尚书陈新甲,请他促成杨振到京师献俘的事情。

    另一个是,前不久的时候,满鞑子攻打宁远城,宁远团练总兵官金国凤率部出战,不幸战死,出了这样的事情,方一藻作为当时城中最高官员,怕是避免不了要跟着吃瓜落,需要提前准备应对之策。

    在原本的历史上,方一藻的辽东巡抚一职? 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而被崇祯皇帝罢免? 从而黯然倒台的。

    这一世,情况稍有不同? 比如说? 同属方一藻麾下的松山总兵杨振,在宁远总兵金国凤死了以后? 连着打了好几个胜仗。

    但是,杨振所取得的这些胜利能不能改变方一藻在历史上被夺官罢职的命运? 却也不太好说? 端在于如何奔走请托了。

    有鉴于此,方光琛不仅要返回宁远城,而且还要视情赶往京师去,替自己的父亲方一藻奔走请托朝中要人。

    至于金士俊? 那就不用说了? 在确定了满鞑子已经撤军之后,就已向杨振请了长假,要去宁远城收敛金国凤、金士杰父子遗体遗物,准备带着其父其弟的灵柩归葬宣府。

    对于这样的事情,杨振当然完全赞同。

    没能改变金国凤的命运? 让他在感到遗憾的同时,又多少有一些内疚? 面对金士俊的请求,他当然不可能拒绝。

    所以? 杨振不仅立刻准了金士俊的长假,而且还让张得贵拨给了他一笔金银物资车马人手? 叫他领着金国凤当初留在松山城里的那队金家的家丁仆从? 一起赶往宁远处理善后事宜去了。

    至于松山后方诸般事务? 杨振干脆做了甩手掌柜,离开之前也交代得明明白白——城池修缮事由夏成德负责,弹药制造事由张得贵负责,乳峰岗及大小红螺山防务则由祖克勇负责,三人若有大事不能决,则由监军内臣杨朝进决之。

    而杨振自己,则率领大小船只二百多条,各类人手三千余名,于当日辰时,从松山外海出发启程,在俞亮泰、俞海潮叔侄俩的引领之下,扬帆使舵,横渡辽海,奔往东南方而去。

    海上行船,风浪颠簸,自是苦不堪言,但好在杨振等人,皆已不是一次、两次经历这种事情了,且知安全无虞,自能咬牙扛得住。

    却说他们一行人在海上,顺风航行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后,于次日上午巳时左右,终于抵达了复州湾长兴岛西北海面。

    原本已经阴沉了多日的辽东湾两岸,也在这一天十分难得地迎来了一个好天气,晨雾一早就散了,到了巳时前后,日生暖意,阳光一时明媚起来。

    当杨振乘坐的觉华岛水师头号座船抵达的时候,俞亮泰、俞海潮叔侄两个已经乘船前往长兴岛上打前站去了。

    杨振率领后队抵达长兴岛西北海面不久,临近午时,俞氏叔侄二人便带着许久未见的胡长海、高成友、胡大宝乘船赶来拜见。

    “卑职复州湾游击将军胡长海,拜见都督!”

    “卑职金州湾守备高成友,拜见都督!”

    “卑职征东营盖州湾守备胡大宝,拜见都督!”

    胡长海、高成友、胡大宝三个一登上杨振停泊在海上的座船,远远看见甲板上迎风肃立的杨振,就连忙小步趋前,迅速来到距离杨振几步远的地方跪倒拜见。

    仅仅时隔半年左右,众人再见面,形势却已经大不同于往日了,胡长海、高成友、胡大宝等人,在杨振的面前,已经失去了讨价还价的本钱。

    杨振若是不来支援他们,他们很可能在这一带撑不过这个冬天。

    也因此,杨振曾经拿来招揽他们,却被他们弃之如敝履的朝廷官爵名号,如今被他们捡了起来,开始视若珍宝了。

    尤其是胡长海、高成友两个人,朝廷给他们的兵部官告还没有下来,但是他们在杨振的面前,已经开始按照杨振对他们许诺的身份自称卑职了。

    胡长海按照当初杨振给他的许诺,自称复州湾游击将军。

    而高成友则按照杨振当初给他的许诺,自称金州湾守备。

    只是他们二人,自知并没有拿到朝廷兵部的官告文书,底气并不是那么充足,跪在杨振面前自报了身份见礼之后,即不住地观察杨振的脸色。

    好在杨振有志于要在这一带长久立足,所以招揽和拉拢他们的心思并未发生改变。

    当下,杨振见胡长海、高成友等人亲自登船拜见行礼,并且一见面就冲自己俯首跪地自称卑职,心中也是高兴,笑着对他们说道:

    “欸,都是自家人了,何必如此见外?请起,请起,快快请起!”

    杨振一边说着话,一边上前去,将他们一一扶起。

    胡长海、高成友二人见杨振如此,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当即起了身,一起对杨振抱拳说道:

    “都督一诺千金,言出必行,令我等无比心服,从今后,我胡长海(我高成友),愿率手下弟兄,奉都督为主,赴汤蹈火,誓死追随!”

    一个多月以前,胡长海、高成友两个人就已经通过俞海潮,向杨振表达了归附投效的意思,但是毕竟没有当面表示。

    如今杨振亲自率部来到了长兴岛外的海上,与他们直接见了面,他们两个自然要当面当众发誓效忠。

    略带仪式感的见面结束之后,胡长海、高成友、胡大宝等人,即陪着杨振一行,靠岸入港,泊船登岛,来到了胡长海在长兴岛上的营寨。

    长兴岛是一个近似于长方形的大岛,大体呈东北——西南走向,东西两端最长达五六十里,南北两边最宽也有二十来里,面积颇为不小。

    岛上地势,东北方较高,西南方较低,东北环海礁石林立,易守难攻,西南环海滩涂遍布,物产丰富。

    整座岛屿从东北到西南,山岭起伏,几乎贯穿全岛,山间多小块平原,土层深厚,适宜耕种。岛上森林茂盛,有淡水河流,可以驻扎一定规模的军队,并长久立足。

    胡长海、高成友等人原本分散盘踞在不同的海岛之上,但是为了应对满鞑子的清剿,为了不被各个击破,如今他们共同驻扎在长兴岛上。

    胡长海率部扎营在北,高成友率部扎营在南,全都位于长兴岛的东侧,背依山势,面朝复州与金州之间的海岸。

    他们与对面半岛南端的海岸之间,只隔着一道南北走向的狭长海湾,海湾南北很长,但东西两边的宽度却不过数里而已。

    平时,这道海湾自是一道天险,没有大批战船的话,根本无法逾越,可是到了冬季,一旦结了冰,满鞑子的马步军即可踏冰登岛。

    以前,他们只是海盗,分散隐匿在这些岛屿之中,一边打渔耕种为生,一边劫掠过往的船只,并没有引起满鞑子的注意。

    彼时,他们不去袭击满鞑子,而满鞑子也顾不上去清剿他们,双方之间,可谓是井水不犯河水,这让他们得以在这些海岛上生存了下来,渡过了一个又一个冬天。

    但是现在,情况却不同了,他们跟着杨振,打破过许官堡,打破过熊岳城,打破过盖州城,已然引起了满鞑子的高度警惕。

    如果杨振这次不来支援他们,他们在长兴岛上恐怕就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那么,届时摆在他们面前得,或许就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在复州湾和金州湾的海面封冻之前,再一次卷铺盖登船跑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