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后续

    苏大为一愣,就听安文生和高大龙同时道:“这个法子可行。”

    “周二哥说得不错。”

    李博也在一旁赞道。

    私人部曲,自秦汉朝就有了。

    秦汉时为客卿。

    汉末三国时为客卿和部曲。

    简单来说,便是属于私人的谋臣和武装。

    高大龙在一旁添油加醋,向苏大为又说了一番话。

    大概是,大唐对外征战,掳掠了大量的人口和异族。

    这些人到了大唐,自然属于贱籍。

    贱籍又分官籍和私籍两种。

    以苏大为如今的身份,经历过辽东战场后,手里也掌有不少高句丽和百济奴。

    这些人,完全可以武装组建成苏大为自己的私人部曲。

    按唐时的习惯,这些被掳回的奴婢,属于苏大为的私有资产,可以任意买卖、私下馈赠。

    这些奴仆也都心甘情愿为苏大为效命。

    别说唐时了,就算到了后来的大明朝。

    大明攻打安南,掳了人口,男人阉了入宫做太监,女人做宫女,这些人也都死心踏地为大明主子效力。

    李博在一旁接着补充道:“苏郎君,除了你手中这些奴仆,都察寺接下来改组,必然会淘汰许多原来的老人,这些人无处可去,完全可以吸纳一些过来,组建私人班底。

    只不过,需要不少钱财养着他们。”

    “钱倒不是问题。”

    苏大为眼神闪亮。

    他现在富庶了。

    这些年经营生意,虽然平日里低调,但出钱养些人,一点问题也没有。

    “以阿弥你如今的身份和钱财,养些人应该不成问题,你现在已经是正四品下的官阶,我若是你,早就广置田宅,广纳奴仆,多招些奴婢下人。”

    高大龙冲苏大为举了举酒杯:“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迟迟不见动静,我都替你急。”

    苏大为只得苦笑以对。

    以他的身份身家,蓄养些奴仆,雇些护院甚至私人的部曲武力,早已绰绰有余。

    之所以一直没这样做? 还是观念使然。

    毕竟是后世的灵魂? 那是一个人人平等的年代,从根子里? 就没想过? 要去牙人行买些奴婢,又或者在战场上多掳高句丽奴。

    另外就是柳娘子也是小门小户惯了? 就算是苏大为父亲苏三郎那一辈,家里也从来没有宽裕到可以去赎买私奴。

    到现在? 家里宅子大了? 苏大为想雇几个下人,柳娘子都一直不许。

    还是后来让沈元和周良还有李博他们住进来,这宅子才有些人气。

    不然诺大的宅子,只有柳娘子和聂苏、苏大为? 外加一猫一狗? 实在太过冷清。

    “此计可行,都察寺不少老兄弟,要是不能继续做下去,那就白费了他们一身本事,阿弥就花点钱雇他们呗。”

    高大龙道:“若到时你这收不下? 我也愿意雇佣一些。”

    “此事回头再议,喝酒吧。”

    苏大为举起酒杯? 把话题代过。

    暂时,这事就聊到这里。

    组建私人的部曲和武力? 确实是一条路子。

    就苏大为所知,开国时那些军功贵族? 很多都是小农场主? 慢慢积累军功? 扩大门阀。

    然后吸纳破产农户,还有战场上掳来的奴隶,赎买些贱籍工匠,逐渐跨过阶级门槛,成为大农场主,大地主。

    “哎不对……”

    苏大为一拍大腿:“钱宅我有,可我没地啊。”

    他忽然想起来,宅子是朝廷赐的,官爵是李治给的,钱是自己挣的,但土地好像自己还真的没去买过。

    再说现在长安附近哪还有闲地。

    那些有好田地的大族,一般也不会轻易卖。

    因此,苏大为严格来说,虽然有钱,有官身,但还不是地主。

    在这时代,没有大量的土地,不做个大地主,你蓄养奴婢贱籍,也养不了多少人口,腰杆子就不硬气。

    只有掌握大量土地的贵族,方能称一声地主,才有资本传家。

    拥有大量土地的武将,那叫军功贵族。

    拥有大量土地的文官儒门,那叫耕读传家。

    跟小门小户没什么关系。

    是否是贵族,还得看占有土地多少。

    农耕文明里,土地就是生产资料。

    拥有土地,就有资源,就是有产阶级。

    无土地,就是无产者。

    安文生看了他一眼:“想要地?我和尉迟家、程家可以卖点给你。”

    “让我想想。”

    苏大为手指在桌上轻轻划动着:“有了地,我就得雇人吧?还得去牙人行。”

    “花不了几个大钱,再说你府上不是养了一批高句丽和百济奴吗?回头再让薛仁贵和阿史那道真,给你送些突厥和胡奴来,新罗那边,你要是打声招呼,金法敏也会乖乖奉上。

    再和黑齿常之他们说一声,倭人奴隶,你也不缺。”

    安文生放着酒杯,双手抱胸,颇有些自矜的道:“有了田还怕没人吗?再说以咱们的身份,就算什么都不做,只要有这个意思,就会有许多人主动投靠。”

    这话的意思是,咱们现在都是贵族,贵族,就得有贵族的样子。

    架子得端起来。

    说是买,其实是顾及苏大为的面子,匀些田给他,帮他把家族架子搭起来。

    有了这份家业,日后苏家,也能成为传承百世的门阀贵族。

    若不是苏大为有现在的身份地位,还有广阔人脉。

    普通人想要实现阶级跃迁,拥有自己的田地传家,着实不容易。

    大概只有从军立军功这条路。

    不过随着朝廷上层思路的变化,府兵渐渐转向募兵,这条路也渐渐堵上了。

    就像是后世普通打工人,要想靠打工在帝都买一套房,难度可想而知。

    “大唐立国四十六载,如今长安附近,哪还有闲地。”

    高大龙看了一眼高大虎,颇有些感概道:“若能买到好田,我这些年也颇有点积蓄,也想都换成田地。”

    “这事你要问阿弥,他要地,肯定就能弄到,你可以借他的风,也可以买到一些。”

    安文生指点道:“或者你钱够多,去市口找牙人行做中人,自有懂行的帮你去办,每年总有些破产的农户,出价高的话,应该还能买到点,不过如果想大量买,那便不容易了。”

    帝国中,依然有大量百姓没有田地,只能去替人耕种,做雇佣工,或者手艺匠人,再要不就去经商,做小生意。

    这些人里,大部份是没搭上开国那次顺风车,没能实现阶级跃迁。

    除非后代有人从军立军功,或者是几代人积累购买田地,慢慢过渡到小地主。

    大部份人,世代替人耕种,没有自己的土地。

    历朝历代皆是如此。

    不过相较而言,大唐的百姓,日子比前朝好得太多。

    大唐武德充沛,向北灭了突厥帝国,向东灭掉高句丽和百济、倭国。

    向南,征服南方诸蛮族。

    向西,打破吐谷浑、折服吐蕃和无数西域强国,打通丝绸之路。

    大唐丰富的货物,通过河西走廊源源不断的输向西域,带回西方香料和物产的同时,赚取大量的财富。

    按后世的话说,这叫打破内卷,向外输出我们的生产力。

    外贸、武德,令大唐无比富庶。

    巨量的财富,才能迸发出灿烂的文明。

    就这一点来说,身为大唐的子民,日子过得着实滋润,远超过去各朝代。

    正事聊完,接下来便是兄弟之间闲聊。

    酒管够,肉汤饼管够。

    边吃边聊,不觉月过柳梢。

    苏大为这边的宅子够大,安文生和周良等喝得迷糊了,也有客房可以安寝。

    等吩咐家中奴婢将他们都送去休息。

    苏大为被聂苏挽着手,一起走向卧室。

    到门边时,苏大为伸手撑着门,转头向乖巧跟着自己的聂苏道:“小苏,我没喝多。”

    “我知道,就是想多陪陪你,你公务这么忙,我又帮不上,只能空着急。”

    “男主外,女主内,我在外忙碌,你帮着操持家里,照顾阿娘,也很辛苦。”

    苏大为说着,伸手轻轻握住聂苏袖下的小手。

    月光下,只见聂苏面色白皙,一双大大的眼睛,莹润清澈,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这双眼睛里,有浓到化不开的浓情与依赖。

    “阿兄,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吗?”

    “什么时候?”苏大为诧异笑道:“难道是第一次见我的时候?”

    “阿兄真聪明。”

    聂苏双手捧着苏大为的手,撒娇似的摇了摇。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识,那时我被明真法师的式鬼追杀,几次险死还生,直到遇到阿兄。”

    少女手指柔软,皮肤光润如玉,豆蔻般的尾指指甲,随意在苏大为掌心里挠了挠。

    又酥又痒,好像一直酥到了心里。

    “阿兄,我见过许多人,他们有的居高临下,有的心怀鬼胎,还有的,对我有别想的邪念,我都能察觉到,只有阿兄你,第一次见你时,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

    “什么?”

    “尔时八万三千界,尽是琉璃光明。”

    聂苏双眼闪动着光,颇为动情的道:“阿兄你与旁人不同,你的心,没有一丝杂念,你说帮我,就是真的帮我,保护我……我从没见过有任何人,心像你这样干净。

    在逃亡得路上,我也从未试过,能在一个陌生人面前,睡得那样甘甜。”

    说到动情处,聂苏的神情越发柔媚,娇喘细细,身体不自觉的靠向苏大为。

    “从那时,我就想,我一定要跟着你,一直跟着你,只有在阿兄身边,我才有安全感。”

    “傻姑娘。”

    苏大为忍不住伸手轻抚聂苏的鬓发。

    又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两人身体靠着门框。

    “小苏,今晚,要不就别走了?”

    苏大为在聂苏绯红滚烫的耳珠旁,轻声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